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通知公告
红十字好故事——陈佩佩
发布时间:2016-01-19    浏览次数:        字号:[ ]

陈佩佩:我市捐献造血干细胞第一人

 

  大家好,我是陈佩佩,是温州公用集团的一名普通员工,也来自一个普通的家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只是毫不起眼的一位普通人。

  八年前,当大多数群众都还不了解造血干细胞是什么东西的情况下,我挽起手臂为远在西安的陌生男孩捐献造血干细胞。我因此成为温州捐献造血干细胞第一人。


  千里献骨髓,那是缘分与幸福

  我曾经看过一则新闻,这则新闻讲述了一个白血病患者接受骨髓移植后重获新生的真实故事。当我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在想,也许,那个无私捐献骨髓的人就是世界上那个惟一可以帮助某人脱离病痛的人。

  后来,省红十字会到温州召集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我报名参加了。经过抽检、体检等程序,在20063月,我终于如愿成为一名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

  其实,在我们温州,有许许多多热心公益、希望挽救他人生命的好心人。我记得当时我去做资料入库登记时,有很多人也在做登记,队伍甚至排成了长龙。只是我比较幸运,能与人高配成功,这也是我与对方的一种缘分。

  当年年底,市红十字会传来消息,称我与西安一位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问我愿不愿意捐献,当时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可能是我答应得太干脆了,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都很吃惊,一再和我确认是不是真的能捐献造血干细胞。那时候,我们大多数的人都称呼捐献造血干细胞这一行为还是叫“捐献骨髓”的,很多人会觉得有些可怕,是因为以为那是要从骨头里抽出骨髓。虽然我也没弄清楚“捐骨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我想着能救人性命就好。当初加入中华骨髓库,不正是等这一天吗?

  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的决定,在说服父母、爱人这一环节上其实并不辛苦。毕竟是救人的事情,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现在躺在病床上等着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是我们自己的亲人,我们会做何考虑?

  在家人的陪伴下,我去杭州采集干细胞,然后由省红十字会将干细胞送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输入受赠者小周的体内。后来我才知道,因为自己的热心相助,我成为温州市捐献造血干细胞第一人。

 

  家人的爱给了我更大的力量

  我本身体质不是特别好,说实话,在打动员剂和采集造血干细胞的过程中,我是感觉到一些不舒服的。刚打完第一次的动员针,我就出现了类似感冒的症状:膝盖酸软、腰酸背痛、鼻塞,体温也开始升高到37℃多。

  面对这些副作用,虽然我内心早有准备,但疼痛还是让我吃不香、睡不好。为了让我每顿能多吃几口饭,我的爱人变着花样从附近的饭店买来各种各样的菜来“哄”我。为了减少动员剂所带来的疼痛感,我母亲、阿姨和我爱人每隔几分钟就轮流给我做按摩。这一次战斗,其实不是我一个人,是我们全家的战斗。

  后来,我听说远在西安的小周已经进入层流病房、进行手术前的准备,就等着自己的造血干细胞早日到来。我那时候是有压力的,为了这位毫不相识的年轻人,我必须保重身体,以最好的状态来为他做捐献。当时是4月,天气开始转暖,病房里的气温更是较高。但为了不感冒,我穿着两件厚衣服,再盖上厚厚的被子,捂得手心、脚心全是汗,但还是得咬牙忍着。

因为身体的原因,我的造血干细胞采集不得不分两次进行。好在一切都很顺利,最后,这140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悬浮液被空运到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输入到21岁的小周体内。


  这次付出,让我多了一个弟弟

  天佑苍生,小周的术后恢复非常顺利。在媒体的牵线下,小周的家人与我取得了联系。这一联系让我们都觉得,真的是有缘分这一说法:原来小周一家是温州乐清人,由于父母长年在西安经商,小周的户籍就落在了西安,但其祖籍在温州。

  那一年年底,西安的小周一家人回到了温州,并找到了我家。我们两家人第一次见面,却觉得分外亲切。小周喊我姐姐,说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液。我们全家也都很高兴,张罗着留小周一家吃新年酒。就这样,小周一家几乎每年都会回温州看我们。我们也都每年在一起过年,聊聊这一年的变化。

  这样一晃就过去了8年。 如今的小周已经29岁啦,是个精神的大小伙子,也到了谈婚婚嫁的年龄。看着自己的付出能换回如此鲜活的生命,我真的觉得太值了!如果以后还有配对成功的可能,我还愿意再捐献一次,再去救一条生命。

 

  希望能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公益事业

  我的事迹见报之后,有一位老同学给我发来信息,上面写着“作为血液科医生的爱人,看到许多白血病人悲惨的命运,替病人谢谢你。”简单几个字却让我感慨良多,那几日住在杭州中医院的血液科内,我每天都能看到很多被病魔所折磨的白血病患者,如果能有更多的人伸出援手,相信这些白血病患者脱离痛苦的机会会更多。

  虽然我不喜欢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但媒体报道之后所带来的社会效益却是让我感到欣喜的。自从我捐献造血干细胞这一新闻连续报道之后,温州各地掀起了干细胞采集的热潮,据红会工作人员的不完全统计,那一个月时间,有近500人打进红会工作电话要求捐献骨髓,那段时间的骨髓登记数量达到平时一年的量。

  从捐献造血干细胞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年的时间。如今,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不适。今天,我站在这里,向大家展示健康的我,讲诉我当年的捐献故事,就是告诉大家:捐献造血干细胞真的没什么伤害,但一次付出能换回一条性命。同学们,老师们,让我们都能有勇敢站出来,给白血病患者们带来更多的生机,给社会带来更多的责任与担当。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